徵信公会与协会
徵信入口网
下载入会表单 Valid XHTML 1.0 Transitional
徵信新闻
七老八十闹离婚【联合报/文/陈白】 2008.12.01

魏妈妈天生直肠子,心里藏不住事,像老公被偷这种大事,就算她怕丢人,想往肚子里搁,可是一张脸掩不住彻夜未眠的憔悴。

他八十几舞春风 老婆吵着要离婚

「我想离婚。」魏妈妈说,为了这事儿,她已两天没好好吃上一顿,夜夜躺在床上数羊数到天亮,就是没法儿合眼休息。

「都七老八十的人了,还闹离婚,不是多此一举吗?别开玩笑了。」我说。「不是开玩笑,我想了好多年了。」她说。甚麽原因非离不可呢?「他外头有女人。」

那魏老头人挺和气的,八十好几了,矮墩墩圆呼呼的身量,顶着一个亮似灯泡的秃头,不修边幅,每次见他都是不变的运动衣裤,松垮垮灰扑扑的,说起来,这样一个长相有些抱歉的老头子,在情爱市场里其实不具竞争力的;更何况,活到这把岁数的人,若果托天之福,身强体健,不必三天两头跑医院,通常老先生大半心思都放在如何养生,乃至延年益寿,哪还有力气随着桃花舞春风搞外遇?

我劝魏妈妈别胡思乱想了。「这事儿不是我胡思乱想,三更半夜的,被我撞见了。」多年邻居,我一直把魏妈妈当长辈,路上遇见了,不忘请安问候,日子久了,两人话愈说愈多,倒成了忘年交。

那女人年纪更大 两人惊惊快170

今日相见,竟说起闺房之私,我无意窥探,只想略过不谈,魏妈妈可不这麽想,拉着我叨叨絮絮,我想,她需要排遣情绪,也需要听众,於是,硬着头皮听她说完事情始末,包括她最不堪,也最不愿眼见的一幕。

「那个女人,还是我们几十年的老朋友哩。我比我先生小十二岁,当年,我们结婚时还被朋友笑是老夫少妻,现在,那个女人,比我先生还要大上两岁,居然还能偷人,偷人还偷到我这里来了,你说呕不呕呀?」

魏妈妈扯开嗓门愈说愈气。照这说法,掐指算来,这不伦之恋,加起来超过一百六十岁,眼看就要一百七十岁了,确实不同凡响。

魏老头喜欢方城之战,每隔十天半个月,会找相熟朋友到家里搓麻将摸几圈,魏妈妈总是费心张罗茶水,还烧得一手好菜。是以,魏家牌局小赌益智,外加吃喝尽兴,颇受欢迎,偷人事件发生後,魏家的麻将桌因而尘封了一段时日。

「男人的心不在你身上的时候,对他再好也没有用,我呀,现在是吃饱、睡醒,等死。」魏妈妈说。她嗓门压得低低的,嗓门一压低,人就显得丧气,真的像「吃饱等死」的人,她这番话,让人心惊。

「那天,我带着小孙子乖乖到河边散步,走着走着,就想啊,这样活着真没意思,不如跳下去,一了百了。可是再一想,那河水看起来浅浅的,要是淹不死,还被拉上岸来,岂不丢人?我那小孙子很机伶,没白疼他,看我神色不对,他一直说,奶奶我们回家啦。不久,两个开巡逻车经过的警察,也停下车来说,老太太,天黑了,你快回家吧。嗳,我觉得那警察很不错耶,还用警车送我回家。」

魏老头是退休公务员,有固定退休俸,每隔一段时间,那笔钱会直接汇入他的银行帐户。

她当他是提款机 乐上餐厅买首饰

事情闹开後,儿子劝她,离婚这事太麻烦了,不如想开些,别管老爸了,自己想去哪玩尽管去。朋友也劝她:「别把老头当老公看嘛,把他当提款机就可以了,他活得愈久,你领得愈多,这不很好吗?」

魏妈妈听劝,一时,茅塞顿开,自此,开始穿金戴银打扮起来。那日,路遇魏妈妈,薄施脂粉,穿合身洋装,一对小金壶耳环,可爱奇巧的在她耳际晃呀荡的,很有几分风韵。我赞她漂亮,她答说,谈不上漂亮,算得上称头啦。

闲话之後,她向我打听郊区某家景观餐厅菜色如何?想来,家有提款机,魏妈妈忘了曾经徘徊河边的事,也不再全心全意照料老公的生活起居,如今,她认真的为自己过每一天。

至於那个人形活动提款机,魏老头,他依然乐活着,家里的牌局依然不定时开桌,只是开桌率大减;魏妈妈也依然伺候茶水,不过,那得看她心情好坏,大体上也还能维持小赌益智、吃喝尽兴的局面。

「我是不怕的,存摺印章都在我手里了,老头子的零用钱还得向我请领哩,口袋里没钱,他玩不出花样的,偶尔,我还是要做做场面给别人看,与朋友往来,也不能让他太没面子嘛。」魏妈妈说着,又亮了一对珍珠耳环给我看,直称价钱便宜,简直是买到赚到,只因银楼老板开价说溜了嘴,不好再拉高价钱,这让她很得意。

「离婚?都七老八十的人了,别笑死人了。」魏妈妈说。

→看更多徵信新闻